向日葵公主与驴的爱情故事

向日葵公主是在河东岸边遇见驴的。驴是黑色的,但白嘴白肚白蹄。公主想过河去,河西的城堡里有等着娶她的王子。河不算深,但她穿着一身美丽的嫁衣,她怕河水会浸湿她的衣裙。

驴说:“想让我驮你过去吗?”
“你能保证不弄湿我的衣裙吗?”
“不能。”
“那就算了,谢谢,”
“如果他不来呢?”
“那我就多等等。”
良久,无人过来,公主独坐岸边,黯然叹息。
“不。”公主依然拒绝,但悄然打量着驴。“是你希望我让你驮我过去。”公主回答。
“那你希望谁来驮你过去?”
“我要嫁的王子。”
“我驮你过去,你吻吻我,焉知我不能变成王子?”
“你以为你是青蛙王子?”
“我是美驴王子。”
“驴倒是驴,王子就不必勉强了。”
“你为何不想让我帮你渡河?”
“我怕你弄湿我的嫁衣。”
“我想不会的。”
“为什么不会?”
“因为现在我想驮你过去。”
“哦?我该相信吗?”
“你为什么不相信?”
“你说的话我不敢随便信。”
“我说的话你都不信?”
“你说的话我才不信。”
“我说的话你真不信?!”
“难道我应该信?”
“难道你不该信?”
“我信我自己的判断。”
“好吧,那你慢慢判断吧!”
……天色已晚,公主与驴相对无言。凉意袭来,公主拢了拢衣服。
驴打破沉默:“冷吗?”
“冷。”
“让我驮你过河吧,无论我是否弄湿你的衣裙我都会赠你三句爱的箴言。”
“那我该怎样报答你?”公主问。
“如果你衣裙不湿就带我回家吧。”
公主接受了驴的建议。公主骑上了驴背。
临行前驴郑重对她说:“记住我背着你时你不能流泪,你的泪会令我不堪重负。”
公主说她记得,然后也郑重地对驴说:“记住一定不要弄湿我的衣裙,否则我会立即放弃你的背负。”
驴迈步向河中走去。
“你以前驮过女孩过河吗?”公主问。
“当然。”驴坦然答道。
“她们的衣裙湿了吗?”
“第一个女孩的没湿,以后的都湿了。”
“第一个女孩带你回家了吗?”
“没有,否则我不会再遇见别的女孩。”
“看来你遇见的女孩很多。”
“算上你的话,应该有15、6个了。”
公主笑道:“你是第30头想驮我过河的驴。”
“呵呵。”驴但笑无语。
公主忽然想起驴承诺的爱的箴言,驴答应告诉她第一句:“无论男人还是女人,只有在初恋时爱的是别人,以后恋爱时爱的都是自己。”
驴缓步轻行,果然很平稳,公主放心了,搂着驴的脖子,觉得温暖。
“喜欢我背你过河吗?”驴问。
“喜欢。”公主微笑承认。
“我也喜欢这样背着你,希望就这样一直走下去。”驴的声音于温情中透着忧郁,听起来像叹息。
风与驴的话语不时吻上公主的面颊,公主含笑悄然入睡。她做了一个公主常做的梦:她吻了驴,然后驴变成了王子,从此王子与公主快乐地生活在一起。当她醒来时看见驴依然缓步轻行,自己的衣裙分毫不湿。芳心窃喜,于是吻了驴——驴能因此变成王子吗?没有。原来童话就是童话,驴不是王子,等着娶她的王子在河西的城堡里。她愣愣地想,一滴泪自目中滴落。泪落在驴身上。似突然被灼伤般,驴猛地扬蹄嘶鸣,激起浪花千丈。公主的衣裙湿了。
“为什么?”公主问。
“我跟你说过。”驴面无表情。
公主也记起了她当初对驴说的话。于是她一言不发,自驴背上下来,独自淌水向对岸走去。驴没做任何挽留或解释,也自转身回去,径直走向河东——那里又有个姑娘在等着谁驮她过河。依稀年轻,依稀美丽,她也有一身好看的嫁衣。
“爱情是唯一的,但爱人不是唯一的。”驴忽然说道:“这是第二句箴言。”
公主泪落成河,河水冷彻心肺。终于走到了对岸,她美丽的衣裙已经彻底湿透。她无力地在岸边坐下,像只小动物般抱膝蜷缩着黯然哭泣。很是寒冷。
一只白兔走到她身边:“公主,下次我陪你渡河。”
“谢谢,”公主把白兔搂在怀中:“不必了,现在我只是需要一点温度。”
驴已经走回了河东岸边。公主忽然记起还有一句箴言驴没说,于是抬头向河西望去:“请告诉我最后一句箴言,美驴。”
驴冷冷看了她最后一眼,说: “我爱我的爱情。 ”然后向那等着渡河的女孩走去。


你看懂了吗?
公主,王子,兔子,驴及三句箴言各代表什么意思?

这故事其中的含义:
公主:女孩子
向日葵城堡里的王子:女孩子的理想老公
不湿衣裙:代表不受伤害。
女人绝不会奢望可以不做任何牺牲来得到未来的老公,恋爱的女人不怕付出,怕的是受伤害和受欺骗。所以故事中女孩和野驴反复协商,一定不能弄湿衣裙,也就是一定要对她好,不能伤害她。
驮女孩过河:恋爱中男方对女方的好
把驴带回家:走向婚姻
女孩的吻:女孩对男人的爱和完全信任。
女孩子总觉得,爱他,就可以让他改变。于是总期待自己的伴侣可以为她而改变,但事实上她总是失望。
女孩的泪:伤心,失望,情绪。
当女孩认识到,现在的男人无法改变,于是开始变得伤心失望,开始情绪化。
:现实中女孩子遇到的男人
以前有过很多次恋爱经历(15、16个女孩),已经对感情麻木(总是面无表情,总是叹息),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,也丧失了真心爱一个人的能力,只是机械的尽自己的职责(驮女孩过河)。他所爱的,只是他自己,还有他的爱情,而不是他的爱人。和女孩子交往已经变成了方程式,对每个女孩子说同样的话做同样的事情。在一段感情开始的时候,都花言巧语欺骗女孩子,说可以变成女孩子理想的模样(“只要你吻我我就变成王子”,其实他自己清楚自己根本变不成王子,但却并不像女孩说明),这种从一开始就信息不等值的关系,维持长久的可能性很小。而在中途,当恋爱遇到了挫折和问题(驴知道了女孩对他的失望和伤心,开始变得暴躁,于是开始伤害女孩,即:驴开始扬蹄嘶鸣,激起浪花千丈。公主的衣裙湿了。)驴也并不采取任何积极措施,而是走向其他年轻漂亮充满幻想的女孩。可见驴的目的只是婚姻,并不是爱某个特定的人。如此一个形象,怎么可能最适合公主?至少可以判断出他一开始就带着欺骗。坦诚是恋爱和婚姻的前提,是双方信任的条件。明明自己是石头,装什么小馅饼。
驴这种动物的文化含义:聪明,残忍,倔强。
衣衫尽湿的公主:受伤过后的女人。
很狼狈,很落魄,蜷缩在一个角落独自伤神。这个时候的女人,其实更渴望一个人来爱她。而这个人是谁,都无所谓了。因为这次她只想被爱了。就像公主最后委曲求全的找了兔子,目的只是取暖。
兔子:可能是公主的老公
品行特征无法判断,但是在女人不再年轻美丽漂亮时,依旧愿意陪在女人身边;甚至当女人明着告诉他我累了不想爱了,我只需要取暖的时候,依旧给予女人她想要的。能做到这点,看来这只兔子应该不坏。
兔子这种动物的文化含义:温和,顺从,可爱。


驴的三句格言:透露着驴子对爱情的理解
“ 无论男人还是女人,只有在初恋时爱的是别人,以后恋爱时爱的都是自己。”
—–驴子在初恋时也是把女孩放在第一位,宠爱女孩,永远有耐心,不伤害女孩。但可惜驴子的第一个女孩没有和驴子走向婚姻(原因不详),于是驴子对待接下来遇到的每一个女孩,都不如对待第一个女孩那么用心,那么耐心了。驴开始不为女孩而活,开始为自己而活。
“爱情是唯一的,但爱人不是唯一的。”
——所以驴子和公主有了矛盾时,不伤心也不挽回,因为这个走了,还有下一个。爱人是流动的,爱情是不变的。
“我爱我的爱情。”
——驴子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。他爱的是爱情本身,而不是某个女孩。每个女孩在受伤之后,都能通过曾经照顾她又伤害她的男人学到很多。一个不太好的男人,也可以成为女人的学校,让女人变得更实际,更会保护自己。

-------------本文结束 感谢阅读-------------
坚持好文章的分享,您的支持将是对我最大的鼓励!